叶修中心,凯莉中心,miku中心。
(all本命体质)
打爆ky。
咸鱼,挖坑不填。
fo我请注意避雷,日常推荐【all凯all,all叶,all葱,all主,安雷】
【叶受重度洁癖,无法接受叶左相关,再提自杀(。)】
大概是你们吃的不都不怎么喜欢甚至是雷区的那种人
魔鬼沙雕

【葱蕉】一个雨天(2)

※健气奶狗看破不说破len×性冷淡怕麻烦我只想当一个普通高中生miku


  ※15岁len×17岁miku,身高操作len173,miku158


  ※有v.flower→→miku的情节(v4花,私设男孩子)(v4花怎么看都像男孩子嘛x 那么攻气)(竹马打不过天降系列)


  ※p主和歌曲都变成饮料了!(bushi)

  

  ※背景是架空的


  ※没有文笔


  ※start→


    


       金发少年在前台点了几杯饮品,都是【Orangerstar】系列的饮料,酸酸甜甜的,喝起来很有层次感,像夏日的天空。


  总之这个男孩子的出现,是人在这种天气里能想到的最温暖的色彩。


  过了一会,另外几个男孩子推开店门,和金发的少年坐在一桌,想来应该是他的同伴。


  他们一起很开心地说着话,不时发出并不让人讨厌的谈笑声。


  是十几岁的男孩子的该有的活力和青春感。


  大约是注意到了miku的目光,那个金发少年对着这边笑了一下,带有着纯粹的善意的,那种笑法。


  本来没什么表情透过平光镜看向那里的miku,在一瞬间错开了目光。


  真让人火大啊,那种笑容。


  为什么对一个陌生人都能毫无保留地那样笑呢。


  miku没由来地感到一阵烦躁,向flower告了别后出了店。


  她看着自己饮料杯透明盖子上凝固的看起来像泥点一样的巧克力,觉得自己就和它一样,但过了两秒钟又开始对自己的想法生气。


  我在干什么啊,是在进行着什么什么青春期的胡思乱想的少女活动吗。


  


  补课,回到家洗澡,开始做作业,她准备就这样度过一个乏善可陈的暑假。


  这时候门铃响了。


  miku并没有点外卖,这种小区的邻居也不会热情到晚上来串门。


  所以门外的这个人被她自动定为了——“麻烦”,但是如果不开门还会更麻烦,这会第二声门铃都响了。


  “来了——来了——”


  她拧开门,门外站着的是——那个在“雲の上”遇到的那个金发少年,手上戴着一副粉色的烘焙用手套,捧着一盘刚烤好的饼干。


  一时间,空气安静了,那盘饼干的香味顺着门缝钻了进来,拉回了两人的魂。


  “啊——是你啊。”少年十分意外地说道,原本准备好的开场白在一时间卡了个壳,“是那个在雲の上遇到的前辈……”


  “那个,想不到你也住在这里,我刚刚搬来所以想认识一下自己的邻居就烤了饼干带来——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啊——嗯……谢谢?”miku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一时没反应过来,“额……你可以,进来坐坐?”


  其实这样挺尴尬的,她搜肠刮肚地想了一会,想出了这个少年对自己的称呼的问题:“对了,你为什么要叫我‘前辈’呢?”


  “啊,是这样的,前辈你今天不是还穿着X中的制服吗,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的这样叫了,你不会生气吧?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镜音len,今年15岁,这个学期就要转到X中上高二。”len放下托盘,把自己还戴着手套的手伸了出去。


  “你好,我是初音miku。”miku作为礼貌递过去的手被那双暖烘烘的烘焙手套包住了,但她能感觉到对方的善意与高兴是比这更温暖的多的。


  什么啊,这样的话,不是就像太阳一样吗。


  她深知这样性格好长得又好的人会有多受欢迎,会有多少人聚集在这个“太阳”旁边,有人就会有麻烦和种种不确定因素出现(而这个人跟自己又是邻居),出于这么多年她已经养成的“尽自己可能避开一切麻烦”的习惯,她已经下意识地想逃离了。


  miku在心里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此时此刻她非常想把这个巨大的“发光源”请出去,比如用“谢谢你的饼干不过我今天很累了想早点休息”这个理由来结束,接下来几天要是能见面的话就冷淡地点点头打招呼不能见面自然是最好,过个一周,两人再多说什么话就会充斥着一种和陌生人在一起的尴尬,这时候对方就会识趣地保持着一个礼貌却疏离的距离——像以前那样把所有人都打发走。


  她刚准备开口,len就抢先一步说:“我是一个人搬来这个城市的,人生地不熟,以后可能还得麻烦你一下,不过不会很久的。”


  len是坐在沙发上的,miku是站起来的,所以现在len是抬着头,有点局促地看着她的,和刚才的小太阳形象相差有点大,又突然意识到这个可能是麻烦的家伙还比自己小两岁,让miku想起以前在宠物店见到的小狗,带着向往和善意,试探地蹭蹭她的手,柔软皮毛下的温度让她当时心里的冷酷防线直接就溃不成军了。


  完了完了刚才攒下来的气势现在连个渣都不剩了,不要用这种小动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啊岂可修。


  表面上miku面无表情冷冷淡淡地一点头:“校友,应该的。”


  len得到答复,刚才的一点紧绷感在他脸上肉眼可见的消失了。


  于是miku看见了在并不遥远的将来,一轮名为麻烦的巨大太阳在地平线缓缓升起。


  我现在拒绝还来得及吗。


  tbc.


评论(3)
热度(14)

© 异色瞳 | Powered by LOFTER